格子裏的亦軒

只產山,so/os。對大野智永遠的單箭頭。

對,你最帥

我這就是只有山,
會因為山的兩人而喜怒哀樂,
單獨也行、一起更好。

我就是心眼小。
我只是個人,
為什麼不可以因為他們而難過不開心?

我沒那麼偉大也不想那麼偉大。

站so os以外的這兩人cp的雙了我吧

太難過了。
寫不出東西了。

沒山糖,沒雙人曲,沒solo,沒交嵐,沒vs,沒大野智個人情報

這世界真殘酷。

昨晚急於逃出我手掌心的小翔
滿臉不情願

p2米若老師畫的太可愛啦。・゜・(ノД`)・゜・。

@ダメmirror 

[山組/OS]啤酒就是要配香腸啊(R)

與實際人物團體沒有關係


--


「啊…下酒菜沒了呢……」櫻井不自然的揚著笑容,倒在大野身上渾身散發著酒精的氣息。

「翔君還會餓嗎?」

「會啊。」他吃吃地笑著,微紅著臉戳了一下大野曬成深色的臉,「真的像咖哩麵包一樣。」

「貪吃的翔君要嚐一口嗎?」大野撫上了櫻井略顯乾澀的唇。

「嗯……」


--


好想吃咖哩麵包啊啊啊!


嵐と出会えてよかった。

18周年おめでとう。

[山組/OS]睡前別看驚悚片


與團體人物沒有關係。

--

大野智空洞的雙眼看著他,紅潤的雙唇泛出青紫色,皮膚猙獰的佈滿筋,緩緩向自己逼近的步伐只剩下那熟悉的貓背可以辨認出他。

櫻井翔顫抖著向後倒退,張著嘴急迫的搖著頭,大眼驚恐的盈滿淚水,直到背部撞上冰冷的水泥牆時才忍不住潰堤而出。

『智君!』

大野智瞇起眼,湊上頸部的前一秒櫻井慌亂的閉上了眼。

然後驚醒。

櫻井翔呆楞了一秒,雙眼無法控制的流出眼淚,儘管他再怎麼擦,淚水還是潰堤而出。他忍不住抱著抱枕大聲哭了起來。

「智君⋯嗚、智君——」淺灰色的抱枕套染成更深的灰色,濕答答的沾上眼淚與不小心滴出的唾液。

櫻井翔胡亂抹去淚水,哽咽著拔掉了手機充電線,焦躁又熟悉的撥通了那人的號碼,機械嘟聲的每一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