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裏的亦軒

只產山,so/os。對大野智永遠的單箭頭。

[山組]お前が好きだ。



我喜歡你,這句話藏在嘴邊二十年了。



那年我們還年輕,我還染著金髮戴著耳環,五個人一起坐著新幹線巡迴。



你開玩笑的說了聲想親我。

然而我卻回了你一句你好吵,語氣裡頭的意思你聽懂了嗎?
你真的知道我為什麼會生氣嗎?



以前我們會牽著手,連彩排的時間也不放過。


十指扣著十指一起走過長長的花道,聽你在偌大的巨蛋唱著歌。
老實說我曾幻想過,在那條花道的盡頭有著一位年長的神父,和藹的笑著準備祝福我們。



我說過了很多次,只要是你的事問我就沒錯了。我甚至有自信能嗅出你的氣味,或者你腦海裡想的事情。


我們已經從少年成長為青少年,現在甚至已經是大叔的年紀。

我們已經一起渡過人生的一半,跟他們一樣、我們也是一起長大的竹馬。

接下來的我們肯定也不會輕易分開。
就算曾經東京與京都那麼遙遠,我們也說了一晚上的電話不是嗎?


吶、智君。
謝謝你把這個稱呼專屬給我,不曉得你有沒有發現我的語調中總是小心翼翼的帶著點情緒,那是我難以察覺的撒嬌。


智君,希望我下次鼓起勇氣說喜歡你時,你能紅著臉聽懂我的意思。

我不懂得說情話,只能彆扭的說喜歡。





或許一生交往也不錯吧。





--
短打
好想睡啊,晚安。

评论(1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