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裏的亦軒🍀

我是亦軒,
屬性藍山,可逆不拆。風組無雷。
博內所有內容請勿轉載,18歲↓自行避雷。
二相子博@第三月台

[山組/成瀨+吉本]SIN

※與實際人物團體劇沒有關係

※成瀨領&吉本荒野/田子雄大



--


剛進來酒吧時還被查了證件,此時的他坐在吧台角落靜靜地喝著威士忌。




從好幾年前他就頂替了他的名字,為了一個不知道何時能報的仇。


放下見底的杯時,鑿成圓形的冰塊融了一角。他喊來酒保,要了整瓶的威士忌。



「這種喝法不像是工作後的小憩而已,成瀨先生。」
「⋯⋯我認識你嗎。」


平淡過頭的口吻顯得疏遠,如同他不經意坐挺的姿勢,成瀨領對來搭話的男子架起了防備心。


「我只是個平凡的家教,大律師自然不會認識我,啊、我能坐這裡的吧。」


自稱是家教的男子不請自來地坐在成瀨身旁,牛皮紙色的大外衣跟暗色調的酒吧格格不入,就連裡頭藍色的毛衣也顯得突兀,他好看的皮囊扯著不懷好意的笑容,一手就招來酒保語氣輕挑地要求上杯和成瀨一樣的酒。



「如果這位先生是有案件的委託,還麻煩請透過事務所——」
「我只是想和你聊聊而已,別這麼緊張。」



男子刻意語帶保留地說,如同冬天清晨看不清的晨霧般撲朔迷離。

他姣好的面孔隱藏著看不透的底,成瀨領從他身上嗅到相似卻又不同於自己的氣味。



或許是第六感吧,微醺的成瀨自嘲的笑了聲。



「成瀨律師,殺了自己也算犯罪嗎。」


他的嗓音有如空調般冷冽,輕鬆地不像在說自己事、又彷彿在談著自己最切身的話題。



他原先有些恍惚的精神醒了大半,他抿著唇壓抑情緒看進男子的眼,直到他察覺了激動的情緒並不是要來掀他的底時才平緩了心跳。他才發現握著酒杯的手疼的太過,艷紅色的擠痕一條又一條的躺在掌心上頭。




「遺忘自己才算種罪過吧。」他知道自己的這個笑容對方懂得。




成瀨領拿過自己那罐從酒保那扣下的酒瓶,替酒杯空了許久的對方斟滿。




「能忘的話,我還真想忘得一乾二淨。」




飲下,吉本荒野的笑容倒映在酒杯上頭,沾染了那麼點田子雄大的影子。





--


我說這是生賀就是生賀——!


其實他們倆很相像啊。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评论(7)
热度(51)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