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裏的亦軒🍀

藍山,可逆不拆。風組無雷。
博內所有內容請勿轉載,18歲↓自行避雷。
二相子博@第三月台

[竹馬/NA]新來的工讀生

*與實際人物團體沒有關係
*二相群活-咖啡廳30題




--




「其實我不想在這裡打工的。」




新來的工讀生在我進來不到三十分鐘便和我攀談了起來,手上替我斟滿老闆獨門調配豆子比例的咖啡。


「哦?怎麼說?」


香醇帶點獨特酸氣的豆香飄出,我放下手機抬頭看他。


他看來是個普通的大學生,莫名的進了個自己沒太大興趣的科系,生活似乎跟長相一樣平凡、也和大多數的學生一樣,背負著獎學金的壓力而抽空打工,雖然有著懵懂的人生目標,卻還是模糊一片。


他的大學就在這家店的附近,騎自行車只要5分鐘的距離,薪水也不差、客人組成也不複雜,老闆也十分好說話。看來十分優渥的條件,但他還是嘆了口氣。


「有什麼不滿嗎?」


我瞇起眼看著他搖了搖頭,擱下剩下一半的咖啡壺、手撐著下巴倚著吧檯,滿臉的憂鬱。我隱藏著看好戲的語氣,拋給他一個發洩的管道。


「老闆人真的很好,只是特別喜歡說他男朋友的事情⋯⋯」

「男朋友?」

「我也只是聽老闆說的,看起來很年輕、又帥氣、很會打遊戲⋯⋯」


我抿著嘴竊笑,看他眉頭都揪在一塊了、原先細碎抱怨的聲調也漸漸增大,好在坐在窗邊的客人沒有太在意這點聲響。

「只要店裡公休的隔天,老闆總會說他和男朋友又怎麼了。打了多久的遊戲、或是又給他多做了幾盤麻婆豆腐或青椒肉絲——」

「挺恩愛的嘛。」

「聽久了都覺得哪天老闆收了咖啡廳、改做中華料理店都不嫌怪。」


我輕啜一口還溫著的咖啡,但卻在舌尖回憶起了春卷跟杏仁豆腐的味道。


於是我用一小口的草莓蛋糕試著喚回原有的味覺,有點太甜了卻和黑咖啡十分搭配。

我舔去叉子上頭的一點奶油,開口問他。



「那位男朋友的名字叫什麼?」

「聽了太多次我晚上做夢都會幻聽了,叫做ka——」

「Kazu!你怎麼來了!」

「嗯⋯⋯路過?」

「不出門的你來做什麼、」

「接你去吃飯啊,還有遊戲積著缺人一起打。」



新來的工讀生顧不著被打斷的話,張大了嘴在我與他們老闆身上看過來又看過去,視線除了驚恐還有藏不住的訝異。



我伸手握住咖啡廳老闆的手十指交扣,滿滿笑開了嘴角、把眼都瞇了起來,開口:




「你好,我是他的男朋友,Kazunari,請多指教。」




咖啡廳老闆羞紅的臉龐與新來工讀生慌張的神情,讓這個平凡的午後增添了不少趣味。


果然,偶爾出門也是不錯的選擇吧。





--

這應該算我第一篇主動自己寫的竹馬NA吧⋯⋯
希望不會辣眼睛(ノД`)!


tag有標對嗎(擔心)

评论(22)
热度(104)
  1. 格子裏的亦軒🍀格子裏的亦軒🍀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第三月台
    以後換這邊放二相囉d(`・∀・)b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