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子裏的亦軒🍀

我是亦軒,
屬性藍山,可逆不拆。風組無雷。
博內所有內容請勿轉載,18歲↓自行避雷。
二相子博@第三月台

[山組/OS]±4


*舞駕一二,年齡差有
*與實際團體人物沒有關係
*摸魚!

--



「一郎兄さん⋯⋯」半夜,舞駕一郎的房門響起輕輕的敲門聲,而後推開,軟綿綿刻意放低音量的嗓音傳來。


一郎從相簿中抬頭,看見有些羞怯的弟弟走了進來,身著睡覺的貼身小短褲與寬鬆的上衣。他揚起了淡淡的笑容,招手讓二郎走進房內更靠近自己。




「睡不著?」
「兄さん五年沒回來了⋯⋯剛剛都被三郎四郎五郎纏著,沒空好好跟兄さん說話。」
二郎走到一郎身旁,還噘著有小脾氣的嘴,一郎闔上了相簿,牽著二郎的手臂往床上去。



一如一郎第一次帶著他摯愛的弟弟爬上大床一樣,那年他才剛滿十六、二郎也才剛滿十二。




他們躺上床後,只留了一盞昏暗的黃夜燈,隱約能看見二郎圓圓的大眼睛與染黑的頭髮平順的蓋在額頭。


「二郎把頭髮染回來了啊、好懷念。」
他伸出的手沿著髮梢輕輕搓著,發出足以讓耳畔搔癢的聲響,二郎不自覺的輕顫。

「去、去年就染回來了,誰叫你都不回來。」
「二郎十八歲那天突然染了金髮還真把我嚇了一跳。」
「那是以前年少輕狂⋯⋯!」
「二郎現在還很年輕吧。」一郎笑了笑。

「兄さん⋯⋯」
「怎麼了?」
「⋯⋯沒什麼、就是突然覺得好冷。」


二郎往一郎方向更靠近了點,滑嫩的大腿碰到一郎的睡褲,像是貪戀體溫的蹭了兩下。


一郎忍不住在心底竊笑,他可愛的二弟只有在獨處時才會彆扭的卸下防備。
假借看恐怖片害怕了、或是房間有蚊子睡不好、還是暖氣壞了,各種理由都有。




從連五年前二郎剛成年的那晚也是。




「二郎現在這麼會勾.引人了?」一郎伸出手把靠過來的弟弟摟得更近,兩具身軀貼合在一起。五年不見,二郎覺得一郎的嗓音更為柔和、卻也更加.色氣。

「才、沒有勾.引⋯⋯」二郎把臉埋進一郎的胸膛,試圖遮掩著泛紅的臉。

「兄さん不在寂寞了?」


二郎停頓了一會才小幅度的點點頭,再度抬起頭時仿若他人。他水亮的眼睛已經漾滿情.慾,在鵝黃色的微光中閃耀,半開的嘴唇吐著熱氣,渾身都散發著誘.人的氣氛。



「兄さん⋯⋯二郎好想你。」貼上的不只是勃.起的下半身、還有充滿情.慾的嘴唇。




「讓我看看二郎有多想我吧。」















--


接下來是大家最喜歡的猜謎時間!
請問一二的初體驗是?

1 十六歲跟十二歲
2 二十四歲跟二十歲
3 二十二歲跟十八歲


( ・//з//・) 猜對?沒有獎勵!(溜


评论(31)
热度(107)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