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Kingsman]《哈利哈特的早餐》

伊格西發現哈利的早餐總是有顆蛋。
「成為一名紳士,必須要擁有良好的體能。首先,你需要好好吃一頓早餐。」
哈利是這麼回答他的。

哈利哈特的早點是從簡單的咖啡、酥脆的吐司,與一顆水煮蛋開始。
舉著咖啡杯的右手、和左手手指夾著報紙的角度是吸引伊格西目光的一部份,還有放在缽型小台上的水煮蛋。


伊格西繞至冰箱,打開。
哈利的冰箱內簡單、整齊,不知道是否只是錯覺,伊格西甚至覺得這冰箱隱藏著哈利成為成熟男子的秘密。
看來今天桌上的蛋是最後一顆。在伊格西快速掃過冰箱後斷言,冰箱裡頭該有的都有,包含了冰鎮著的黑啤酒,只缺了蛋。
在他打著黑啤酒的壞主意時,哈利的聲音傳來,「今日的訓練可以休息一天,我必須做點例行的採購。」

在哈利告知他不必跟著去超市時,今天的伊格西平白無故地得到了一天假日。腳邊的JB慵懶地打著哈欠,時而搔搔耳朵後方,好不愜意。
向午的陽光曬得他有些發困,耐不住待的青少年從沙發中站了起來,試圖給自己找點樂子。

『紳士不是永遠都彬彬有禮,有時還需要一點驚喜。』
這是在哈利傳授伊格西關於馬丁尼的手法後,接著告訴他的,連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何在此時突然想起這句話。
但總是如此,一旦想起一句話、或是一段歌詞、一段旋律,彷彿像強力膠般怎麼也擺脫不了,除非下一個念頭或是取代性的物品占據腦海。

當伊格西雙手插著口袋走過街頭,街頭的雜亂塗鴉佈滿圍籬與水泥牆,夾雜著難看的菸蒂擰熄痕跡。
該是給哈利的生活來點刺激與驚喜了,這念頭讓他噘著嘴,眼神沒個目的的飄忽著。
他繼續走在多彩變化的倫敦街頭。




「早安,哈利。」
正當哈利哈特思索著昨日之後就沒瞧見這小夥子,他就毫不意外的出現在他的清早。
喔不,是他的廚房。
更精確來說是來自他的一張便籤。

「挑選一個,然後大口把我吃掉吧。 你親愛的蛋蛋」
正當他摸不清貼在冰箱上的便籤究竟賣著什麼藥時,冰箱內第一眼映入眼簾的東西讓他忍不住苦笑。
昨日午後買回的全新盒蛋被打開,他們一切完好,除了白晃晃的蛋殼上多了幾筆。
哈利哈特突然想起伊格西的確被暱稱為蛋蛋,這些蛋上面的插圖肯定也是出自他之手。或笑、或耍帥、或著賣弄痞樣的伊格西,每顆蛋上都是一個他。哈利打算等見到伊格西後稱讚他兩句──不得不說他畫得挺有幾分相似。

哈利輕笑兩聲揉揉眼角,拿出培根,然後關上冰箱的門。
他今天的確過得不太一樣,心裡又記著要再多稱讚他幾句,帶給別人一點驚喜也是成就紳士的一部分。


伊格西溜進一塵不染的廚房,暗自揣測哈利肯定強迫症地從最右前方的蛋開始吃起,卻在打開冰箱的下一秒哈哈大笑起來。

「午安,伊格西。紳士是不會玩弄食物的。」
「ps. 為了健康著想,我無法一次把所有的蛋吃完,他們每個都十分誘人。」

然後伊格西的身後傳來熟悉的腳步聲。



--


感謝白菜&夏明的梗

评论(3)
热度(16)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