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組/OS]美術社長與學生會長

[J][山風團][全員偏OS][應該沒有續集][學園PARO]

※出現的人名與實際人物沒有關係

※一切都是捏造









----------------------


下午將近傍晚,社團活動時間也將近尾聲時,西棟校舍三樓的美術室仍有一人動著畫筆。手邊的小型鬧鐘滴答滴答地走著,他細膩著刻畫著髮絲,微微皺起眉抿著嘴角。指針就這樣走到整點,鈴鈴鈴地響起。收起最後一筆,他輕輕吐了一口氣。

「嘛、總之先這樣吧。」收拾了會,他拎起包隨興的往肩上一扛,步出美術室的那一刻夕陽正好照在門板上。

他慢吞吞地下到二樓,穿過連接東西棟的長廊,途中跟幾個正準備離開的學生擦身而過,入秋的風吹得有些微涼。

目的地是一間看起來跟一般教室不太相同的房間,深咖啡色的門板略嫌厚重。他壓下把手四十五度的弧度,推開那扇門。

 

房間內的地板擦的光亮,跟門板給人的印象不同,進門右側是接待客人用的簡易沙發與茶几,左側的書櫃看來放了不少書籍與資料夾。房間盡頭則是一張堆滿資料的長桌。有一人正埋首在長桌後,隱隱約約能看到蓬鬆的頭髮。

 

「翔君還在忙啊?」大野智隨興把包擱在沙發邊,他沒料到這時間居然還這麼多資料在桌上。

「啊啊居然這時間了……抱歉啊智君,還要再一下。」資料後的人探頭,表情略為慌亂。

「喔,沒事沒事。」順手打了個呵欠,他總覺得這間學生會長辦公室的氣氛舒適地很好睡,「我在沙發這邊等你。」

「睏的話你就睡吧,」櫻井翔輕笑,大野智除了對特定的事情外(畫畫、釣魚還有音樂),總是一副想睡的模樣,「大概……30分鐘就能結束了。」

他點點頭,隨即熟悉的窩到沙發上。

房間內剩下紙張翻動與不時發出的筆記型電腦鍵盤敲擊聲,有節奏的韻律反倒成了大野智的催眠曲。

 

 

校舍東棟四樓,一名高挑的男子拎起書包走向站在教室門口等他的另一名男子,臉上總是笑盈盈的。

「相葉氏太慢了──」二宮扯著小尖嗓,視線配合著來人抬起頭,「翔桑罵人的話不干我的事喔。」

「沒問題啦!沒問題!今天下午我有問過他了,工作量不是普通的多,所以晚一點也沒關係的啦。」笑著的眼睛幾乎瞇成一條線,「走吧。」

相葉走出教室的同時一邊向身邊的女孩子打招呼,二宮一邊打量著、一臉不耐煩。

 

 

「打擾了──」門在傳來叩叩兩聲後被打開,「啊咧?相葉桑跟NINO還沒來啊?」

「會晚一點吧。」櫻井含糊地應了聲,差點忘了自己加總算到哪。

「哦……」漫不經心地打量著四周,瞄了眼桌上份量不少的資料他決定乖乖坐到單人沙發上等待。

 

松本潤把玩著手機,眼角餘光總是不小心瞄到對面睡的安穩的大野智。大野的嘴不時動著,像在嘟囔什麼似的,眉間也時不時的收緊。於是松本潤放下手機,把觀察眼前的人當作打發時間的餘興節目。

 

被擠壓的頭髮、被很多人說好看的五官、一點點肉的臉頰、弓起的雙腿與腳踝,他沒打算看這麼細,只是閒著沒事而已,畢竟平常也沒什麼機會這樣盯著看。

「唔、……」

他以為對方被他的視線灼得醒來,沒想到只是夢囈,著實嚇了他好大一跳,只差點沒跟著叫出來。

 

 

「你還要晃去哪啊?時間不早了欸。」二宮跟著相葉剛從第二間教室走出來,手上還幫他拿著漫畫雜誌。

「已經好了啦!走走走,去找翔桑他們了──」相葉雙手抵著二宮的後背輕輕推著他往前走,二宮依舊低聲嘟囔著到時候被罵的話他就要揍死他。

 

「我們來晚了──」相葉大聲開了門後馬上閉起嘴,松本潤正用力的朝他噓了一聲。看到在沙發上睡得很沉的大野才會意過來。

「大叔又在睡覺了喔,翔醬還要多久啊?」二宮輕快地繞過擋住門口的相葉,直接往最裡頭的長桌走去,似乎打算動手幫忙焦頭爛額的櫻井。

 

 

 

──欸?這不太好吧!!

相葉不算小的音量叫了出來,二宮不太高興地從公文探出頭來,正好看到用力摀住他嘴的松本潤。

「聲音太大聲了啊你。」幾乎是氣音講話的松本,確認相葉不會再發出太大聲音後鬆開手,「總之是不是該先把大野桑叫起來比較好。」

 

此時,松本的西裝外套蓋在大野的腰部下方,但這天氣也不至於冷到需要蓋被。二宮歪著頭決定放下櫻井,繞到松本跟相葉之間一探究竟。

「J,你不穿外套啊?」夾在兩人中間的二宮問,他知道一定有什麼原因,「你們不講的話我就直接掀開外套了喔──」

在兩人還沒反應過來前,二宮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到大野前伸出手,作勢要一把掀開外套。但停下他手的原因不是兩人的表情,而是大野的聲音。

正確來說是夢話。

 

「嗯…翔醬……」

他們都知道這兩個三年級的感情本來就好,作夢夢到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所以讓二宮停下也只有一秒的事。

但二宮開始有點後悔把外套掀開的舉動了。

 

「大叔你還不起來啊!」二宮用力地把外套扔回大野的腿上,「我們都來了啊!」

突然嚇醒的大野還一臉迷濛,低頭看了看莫名出現的外套,轉頭看旁邊的三人似乎都一臉尷尬。

「這個……松潤的?」順手想把外套掀開的同時,他知道為什麼會有外套了。

的確是有點尷尬的狀態,而且他似乎有點印象在醒來前自己是不是說了什麼更令人想歪的話,不過眼下似乎解釋也只會越描越黑。

 

「呃、總之,大野桑你要不要先去──」松本首先開口試著打破僵局,旁邊的相葉也用力的點頭。

「…那我先去一趟旁邊的廁所。」外套也沒有要拿走的跡象,「我盡快回來。」

「好吵啊你快去啦!」二宮在大野慢吞吞開門的同時喊著,耳根似乎有點紅了。

 

「發生什麼事了啊,這麼吵。」櫻井撥撥瀏海,終於從資料堆解放的臉龐雖然疲倦但還算舒爽,「都解決了──啊咧?智君呢?」

「「「廁所。」」」

為了當事人著想,他們決定暫時不說出來比較好。

 

 

剛走出學生會長室門外的大野智紅透了臉。




----------------------

設定:

O:三年級、美術社社長,散漫我行我素的個性。喜歡畫畫、釣魚、哼歌,到哪都能睡,謎團一般的男人。

S:三年級、學生會長,腦袋很好,但不惹人厭。喜歡足球跟美食。

A:二年級、人緣很好,與外表不符的有點病弱,喜歡動物與棒球。

N:二年級、跟A是竹馬,腦袋很好。遊戲狂熱分子。

M:一年級、喜歡料理很時尚,其實有個地下後援會。


大概是這樣吧www

评论(2)
热度(17)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