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組/OS]是興趣不是癖好

☆女裝注意

☆全部都是捏造

☆裡面出現的人名跟實際人物完全無關








----------------------



收錄完常規競賽節目後,休息室只剩下最年長的兩人等著下一場的雜誌拍攝,其他三名團員早已先行收工回去。


櫻井翔坐在最裡頭的椅子上操弄著手機,嘴角不時擒著笑容。

這個表情最近似乎出現很多次,起初大野智以為他只是例行的瀏覽通訊軟體,翻查有關他們團體的報導或觀眾心得。

但動作好像比往前更加鬼鬼祟祟,凡是有人走過附近,他就會緊張地蓋住畫面、甚至是把整隻手機都藏進口袋。


太露骨、太明顯了。


「我說⋯⋯翔醬,」被點名的那人顫了下,「你又在看心得嗎?」

大野智還是試探性的問了,雖然他認為無論真相是或否,都只會有一種反應——


「誒?啊、對、對啊。年前錄的訪談綜藝節目,大家對來賓的反應好像不差⋯⋯」

「這樣啊⋯⋯」


敲門聲打斷了他原本想繼續追問的氣氛,想著或許是最近的自己想太多。

大野一邊打著盹、一邊任由造型師替他吹整髮型。


因此他忽略了櫻井翔彷彿得救似的嘆氣,以及一閃而過的手機螢幕。



拍攝加採訪十分順利,話題依然由櫻井引導著,時不時拋出大野也能輕鬆回應的主題。他對此一直十分感謝,多虧了思考迴路快速的櫻井,否則談話不會如此順利。


「辛苦了——!收工了!本次訪談將預計會在4月發售,請各位多關照了!」工作人員大聲喊著,他倆點頭鞠躬後又返回了剛才的休息室,這次預計只需要收拾點隨身物品就能離開了。


「啊、新照片get⋯⋯」櫻井翔嘟囔著,眉眼十分滿足地笑著。

還是覺得不太舒坦的大野停下手邊動作,盯著忍住笑意的櫻井好一陣子。



「翔醬?」

沒反應。

「翔—君—?」

還是沒反應。



「你從剛開始就一直在看什麼。」

「!!!幹、幹嘛啊!嚇死我了⋯⋯」

大野湊近櫻井身旁,硬是擠貼在他旁邊的空位,一呼吸就能聞到沾染在他身上的香氛蠟燭氣味。


「一直叫你都沒反應⋯⋯有什麼好看的嗎?」

「只、是確認一下情報啦」

「剛剛是不是看到一個女孩子?誰啊?翔君談戀愛了嗎?」

他在問這問題的同時還刻意壓低了聲量,眾所皆知,偶像若談戀愛是足以造成許多麻煩與風波的。


只見櫻井刷地一臉紅潤,加上驚訝的神情看著發問的大野,彷彿在質疑這問題的愚蠢。



「欸?不對、沒可能啦哈哈哈哈哈!談戀愛什麼的⋯⋯」他乾笑著抓頭,心跳快到甚至不輸演唱會時的緊張。

「說的也是,目前翔君是工作第一嘛。」


但是他還是瞧見了,螢幕遮住的前一秒是一名長卷髮的女孩站在鏡子前自拍的模樣。


重要的是,他還真知道那照片是打哪來的。


「對了翔君,送我一程吧。」大野壓著大腿站起時還發出了大叔般的嘿呦一聲,輕輕笑著問。

其實就算大野不問他也會送他回去的,畢竟眼前這男人沒有駕照,而且時間上也不算太遲。

櫻井翔點了點頭示意。

「順便到我家喝一杯,反正明天放假。」大野輕飄飄的扔了一句。


被抓住把柄的感覺似乎就是如此——櫻井翔在心中吶喊。


大野智首先推開了門,一臉笑盈盈地示意讓櫻井翔

走前頭,隨後帶上休息室的門。

大野智塞進外套口袋的行動電話停留在社群軟體上顯示《投稿已成功》的畫面上,他的笑容越加深刻了。


如果翔君到我家看到跟照片上一樣的服裝時,會是什麼反應呢。

大野智雀躍地坐進副駕駛座,而後車子駛出停車場。






----------------------




設定補完:

O是女裝偶像,偶爾在創的小號上發自己的照片,當然臉都技巧性的擋住一部分。

偶爾還是有被部分粉絲說像O本人,但也沒有直接承認或否認,所以一律認為只是很像他的一般人。


S是在逛repo的時候偶然發現的,不知道是O的小號,純粹喜歡照片、甚至覺得可愛。也覺得照片有點像O。



追記:このあと滅茶苦茶セッ*スした。←假的

智子姊姊嫁我!或者我娶你回家!!



评论(3)
热度(14)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