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風]二月十四日天氣晴

※微山組竹馬

※學園PARO

※所有人名與實際人物沒有關係

※捏造







-------------------------


「你到底為什麼可以收到這麼多巧克力啊!!大家都被這傢伙騙了!!!!」二宮扯著小尖嗓,看著相葉堆在桌前的五大袋巧克力,憤憤不平地喊著。

「NINO也收到不少不是嗎?」相葉笑著回應。

他的確也有收到,但怎麼算也只有50來個,跟自己的竹馬比起來已經差了一個位數,二宮為此非常不解。

他決定今天暫時不再跟眼前這個大兔子說話,哼了聲後決定窩到沙發上抓起遊戲機滴滴答答的玩了起來。



地點又是學生會長辦公室,櫻井翔苦笑著嘆了口氣,雖然他們幾個人是朋友,但他還真沒想到幾乎會天天都來這報到,簡直把辦公室當作基地了。

「嘛嘛別吵了,剛剛相葉君你說要借什麼來著?」

「就是那種可以把貨物放在上面的那種~~嗯~~~那叫什麼來著--」

「台車。」二宮癟著嘴補完了他沒說完的話。

「對對對對!真不愧是NINO!就是台車!」笑大了嘴角,相葉一向覺得他的竹馬真的很懂他在想什麼,「翔醬你這邊有嗎?老師已經給了我袋子、但是我扛不回去啊--」

聞言,學生會長皺起了眉。

「有是有……但是已經被松潤借走了喔?」櫻井一臉遺憾地看著,「今天中午後他就來我教室找我申請了。」

相葉雅紀瞬間像個洩氣的皮球似的垂下肩,淡淡地說了聲這樣啊那也沒辦法了。


「翔君?」軟呼呼的聲音跟著推開的門一起傳來,翹亂的頭髮首先映入眼簾。

大野看著滿桌的包裝巧克力眉頭緊皺,本人也不自覺的噘起了嘴。

「這些……是翔君的?」

「不是喔。」

「這樣啊……」嘴角弧度稍微向上,口吻也稍微輕鬆許多。

「我一個也沒有收,畢竟無法回應她們的心情、卻收下巧克力感覺不太平衡。智君呢?你也是嗎?」

櫻井翔看著只拎著一貫書包的大野智推測,他以為至少會多個紙袋之類的,看來是他預估錯誤了。


「吶吶吶、大醬收到幾個了?」相葉湊向大野,他最近有點喜歡對方身上的洗髮水味。

「……3、」小聲嘟囔著,眼神不停飄動。

「欸?幾個?」相葉又問了一次,不確定是自己沒聽清楚或是對方口齒含糊的緣故,他不太相信只有一個數字。

「3個啦。」輕輕撥開相葉壓在自己肩頭上的手,一屁股往二宮身旁的座位坐下,後者因為沙發的起伏罵了出聲。


櫻井與相葉面面相覷,深知道好像讓眼前這個鬧彆扭的大哥不開心了,眼神交換著不知在衡量什麼。

櫻井走到隔壁間,不到幾秒的時間便拿著一個方形的盒子走近大野智,期間相葉朝二宮投射著求救眼神,但對方卻一點也沒收到。



「兄桑,情人節快樂。」櫻井翔露出好看的笑容,同時遞出一個紅色基底的方盒,上頭點綴著藍色的緞帶。

「幹嘛,這是打哪來的。」噘著嘴,他的眼神確實回到櫻井身上、以及對方遞來的盒子。

「這是我送兄桑的情人節巧克力,你不收下?」嗓音也放的柔和許多,些許讓大野懷疑櫻井已經習慣應付這種場合。

「收下嘛!大醬!情人節快樂!」相葉也催促似的喊著,深怕大野的心情又繼續低迷下去。

「翔醬給你的,你就收下吧大叔。」二宮也收起了遊戲機,一臉笑盈盈地說,他一邊回想著前幾天在那張辦公桌上看到的食譜。


「你們都這麼說,那我就……」他輕輕點了頭,雙手接過遞過來的盒子。

「兄桑要回家再拆喔。」



回到家後大野砰砰砰地跑上二樓的房間,慌慌張張地鎖上門,再小心地把櫻井翔交給他的禮物放在茶几上,雙腿跪著嚥了口唾液。

「翔君給我的情人節巧克力……」

不知為何地他雙手合十,首先拜了一下、發現自己的舉動太過詭異,又慌忙地喊了說啊這樣不對,深呼吸後、輕聲喊了句,「我打開了--」


是兩尾魚型的巧克力。

尾部的形狀還可以明顯看出是愛心的形狀。


大野開心地拿出手機,從各個角度拍了好幾張,甚至還跟巧克力合影。

算算拍了不下二十張後大野智雙手合十,揚著笑容說了聲我開動了。一口咬下的脆度與甜味讓他十分滿足。






「請問大野君在嗎?」

隔天,櫻井翔在中午休息時間來到大野班上。昨天各自回家後就沒有收到他的訊息了,發過去的訊息也一直處於未讀狀態,讓他有點擔心。

「大野君?啊……好像吃壞肚子請假了喔!」



二月十五日天氣微陰,大野智缺席。



---------------------------


其實原本想寫弟弟們都給O醬一人一個巧克力的

(`・3・´) (*‘◇‘) (.゚ー゚) ノノ`∀´ル <これあげる!

後來放棄了(笑)

潤潤先推著巧克力們回家了,這次沒有出場~

评论(4)
热度(13)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