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組/SO]不要只羨慕別人的身材(中)

※出現的人名跟實際人名無關
※我又拖了一集



























-----------------------







大野智看著一旁跑步機上的櫻井翔,不算太小聲的呼吸證明他運動量的多寡。


剛剛2分鐘前他剛從櫻井隔壁的機台下來,滿身汗的只差沒就地滴成一塊人工造雨區,大野微張著嘴喘息。


「翔君很厲害啊⋯⋯」
吞嚥,伸手從一旁拿起飲水,咕嚕咕嚕地補充水分,喝的有點急躁,讓部分的水從嘴角滑出、經過頸子線條順流而下至鎖骨,跟汗水一同匯集成一塊小水窪。


「尼桑、已經、呼⋯已經累了嗎?」

也從跑步機上下來休息的櫻井平復著呼吸,不著痕跡地盯著水流下的線條。



「有一點⋯⋯」

「這麼說來⋯⋯之前大野桑拍那部愛情劇,也經常在健身房取景吧,」櫻井笑著拿起毛巾,順手遞給大野,「我很喜歡那套衣服呢。」

「衣服?不就只是普通的運動裝⋯⋯啊、那個緊繃繃的運動褲,真的很不習慣的說。」

大野嘟起嘴含糊著聲音說著,眉間皺起、手還忍不住往自己腿上摸了兩下。

「是嗎。」



那種衣服可以展現出大野桑的好線條。

櫻井內心稱讚著服裝師的品味,走向一旁的腳踏車、同時回想著那一套偏灰色系的運動裝。



「欸哈哈哈⋯那時候還真的一直在跑步機跟腳踏車上拍了好久,腿都硬邦邦了。」

大野選擇坐在櫻井後方的長凳上歇息,看著規律蹬著踏板的櫻井。





大概只過了5分鐘吧,整個空間只有腳踏車發出的聲音與櫻井的規律呼吸聲。

櫻井只覺得奇怪,該不會那人太累睡著了?著涼可會很嚴重的。想著要出聲呼喊的同時,他透過自己前方刷黑的單向鏡瞧見了奇怪姿勢的大野智。



大野是坐著沒錯,但臉部表情奇怪的很,咬著下唇一臉內心掙扎的表情。手似乎想往自己的方向伸來,緩慢的速度讓人覺得他正想做壞事。





「尼桑你要做什麼。」

啪,的一聲。櫻井停下腳上的踏板,一把捉住大野不懷好意伸向他的手。



定睛一瞧,他伸出的只是一隻食指,朝著自己的臀部似乎正要戳下去的模樣。他不太懂大野這麼做的原因。

當他對上大野的視線時,一切似乎都能理解了。

或許是被櫻井突如其來的反應嚇著了,大野紅著臉支支吾吾地回話。

「沒、沒什麼啊!」

「那尼桑你的手想對我做什麼?」

「⋯⋯」

「尼桑你不說話我不會懂的哦。」



櫻井從車上下來,手依舊捉著大野的手腕,即使那人使出些許掙脫的力道他也不放手。眼神直盯盯看著想對他做些什麼的大野瞧。

「只是想摸摸看而已⋯⋯」撇開視線,大野智的耳根些許泛紅,麵包臉微漲。

櫻井笑著放開握住的手腕。



「平常尼桑只讓Nino動手動腳的,我碰一下也不行,怎麼今天倒反過來想碰我了?嗯?」

壓低嗓音,刻意吃醋般的語氣逼著。他也不是故意的,但看著大野紅通通的臉頰跟彷彿做錯事的小表情就忍不住想對他使壞。



「翔君跟Nino不一樣啦⋯⋯」

「那尼桑可以碰我、我卻不能碰你?」呵呵笑了幾聲,「尼桑這麼偏心我可是會難過的~」

「欸?」

「尼桑想摸我當然可以,但是可不能白摸的。」

兩人就著面對面的姿勢,櫻井翔又抓起大野智的手,這次卻主動地往先前他想摸的臀部上放去。主動被摸的櫻井卻笑的仿佛家庭教師般的深沉,大野智腦內大拉警報。



「那麼,換我摸尼桑了喔。」















-----------------------



下一篇外連

好想看霸氣的翔哥哥

评论(12)
热度(43)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