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組/OS]Special Organizations 02

特殊組織架空背景

山組,竹馬,長末

全部捏造

沒有取名的天份,差點忘了讓竹馬出來,這集沒有末子戲份。








--------------------------



櫻井矇著眼雙手毫無忌諱的環在大野身上,下巴磕在大野的頸窩,時不時的鼻息噴在臉頰。

大野拉緊了領子的高度,略皺眉努力繼續把注意力集中在駕駛上。

四周的景色由正常的高樓大廈轉換成略顯荒涼的重工業區。雖然不靠近海邊、空氣中仍然帶著一些海潮味,以及生鏽的鐵鏽味。


櫻井察覺車速緩了下來,他深吸一口氣。


「O你搬家了?」

乾燥的喉音讓他在說話後咳了咳。



「這裡只是備用的基地之一,我還不想讓你三天兩頭又來搞破壞。」

五年前他們交往的時候,基於信任基礎上,大野與櫻井都知道彼此的基地位置。

大野沒去叨擾過幾次,但不知是不耐寂寞、還是打著其他算盤的櫻井則每週都去大野那兒,頻繁到讓人懷疑櫻井根本把沒任務的時間都耗在大野那了。


「我保證不會碰你的廚房啦」笑出聲,「既然到了能幫我拿開護目鏡了吧,路都走不好了——」

刻意將身子黏在大野身上,手不安份的摸索著。

「別亂碰、」大野把櫻井的手從自己身上扳開,伸手在護目鏡上按了幾下後,鏡面瞬間褪去顏色。

「終於能好好看O的臉了,呵呵,還是一樣圓圓的。」

「⋯⋯你好吵。」


將車熄了火,大野伸出手在牆上隨意一按,指紋感應後燈光隨即點亮。


宛如車庫的大空間,單調的只有幾樣物品。

不鏽鋼的鐵架上擺放個水族缸,是這間屋子唯一的注目點,其他物品幾乎都以黑白兩色組成,跟以前大野的裝潢風格根本兩個世界。


他曾經是個很愛色彩的人,以前的基地總是擺放了許多不同風格的畫作與雕塑,第一次造訪的櫻井還笑說這哪像特務的基地,根本是個美術館。


「哦⋯⋯這次是真正特務的基地呢。」

「所以S你不惜跟著我回來,是賣什麼關子。」


大野隨意靠在一張長桌旁,純白的桌面散落著各式槍枝武器、以及一些維修工具。他眼神始終盯著櫻井,緩緩把身上的裝備卸下,剩下貼身的基本衣裝。


看著大野從側腹抽出小刀的動作,櫻井微笑。

「腹肌、很好看。」


不意外換來大野的無語與嘆氣。


「看來你是不想說了⋯⋯」


大野挪動腳步繞到冰箱前,翻找著食物,拿出罐裝物,背對著朝櫻井快速扔出拋物線。


「冰、不錯嘛⋯⋯」

單手挑開了拉環,麥味的氣泡順著瓶口冒出,櫻井伸舌舔去多餘的液體。


「喝完就休息吧。明天再聽你說。」


大野也給自己開了瓶啤酒,咕嚕嚕地喝下,喉頭的幅度起伏,幾滴酒水調皮地沿著下巴的線條滑入領口,他隨意的抹去。


櫻井沈默一秒,邁開步伐貼上大野,隨手扔下的瓶罐在地上噗嚕嚕的流出液體。


他不意外地吻上大野——因為那人躲開只碰到嘴角。立刻又被大野的單手摀住嘴,另一隻手則用力環住櫻井的腰。

櫻井的側腹感覺到尖銳物抵著的形狀,他便不敢隨意亂動。


「想做什麼。」大野皺著眉問,跟五年前一樣的嘴唇溫度,記憶的作用力讓他差點反應不過來。


「想跟智君接吻。」


他直呼他的名字,讓大野忍不住下腹燥熱。



死了就算了吧。如果是在櫻井的手下,他也認了。

大野一手扔下小刀,另一手扳正櫻井的臉,深深的吻了上去。



「唔⋯翔⋯⋯」

櫻井的舌頭伸入他嘴裡糾纏著。下一秒大野突然睜大了眼,昏睡而去。



「抱歉啊智君、這是我的任務。」



櫻井從鞋底暗格內摸出一副耳塞,放進右耳調整了位置,輕敲兩下。


「SS任務回報,A事務官、任務達成。」


「收到。明天帶上任務對象,到N這裡來。」


「了解。」櫻井切斷電源,一臉複雜地看著倒地的大野。





----------------------


突然想起要給竹馬兩個戲份,所以硬生生煞了車

啊啊啊,好想吃色色的翔醬...

评论(2)
热度(25)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