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風]假設有這麼一個推理劇


*鎖匠榎本+執事影山+貴族偵探+主任神樂+律師深山

*隨意湊的一小段
*這幾個男人還真能自己擠出一劇來
*沒頭沒尾沒有後續沒有案件












—————————————————



「方才我的人已經蒐集完證據了。」神樂推了推細長的鏡架說,目光直視著站在角落的榎本。
他的皮鞋在大理石地面發出規律的踏步聲,在距離15公分處停下。
「榎本先生,我的白金數據會立刻破案的。」

說完,神樂便逕自走出所謂的密室,榎本聽著他的腳步聲遠去。


「先生,推理還是需要的吧,畢竟兇手的心理與動機是數據無法表現的呢。」
貴族輕笑,摸了摸嘴角下巴的弧度,瞇起眼看著他。


「的確,大小姐也不會甘心讓那位先生搶先破案的。」穿著燕尾服的男人一笑,「榎本先生,這次何不來比較誰先解開謎團呢。」

「請恕我拒絕。」低斂的眼抬起,「我並沒有想要找出犯人的意思,只是純粹對密室感到好奇罷了。」

「這樣的嗎,但最終您還是會分析出起源與結論的吧。」燕尾服的男子語帶尖酸地說。


榎本只是輕瞄了一眼,從房間這頭踱步至另一頭、或者蹲下查看地面、敲弄牆壁與地面,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細聲嘟囔著。


「那麼,我就去見見當事人囉~」倚著牆的男子調整後背包的位置,一派輕鬆的說。
「如果幾位有新情報還請告訴我啊!」
深山背著身影隨性地揮揮手,離開案發現場。


「那麼我告辭了。」榎本突然抬頭,語調毫無預警的。


「喔呀,這麼快?」貴族掏出懷錶一瞧,想著只過了10分鐘這男人就掌握什麼了嗎?


「還有一些私人的委託要處理。」臨走前眼底閃過的情緒倒是誰也沒發覺。



不算小的空間剩下貴族與穿著燕尾服的執事獨處,兩人相視而笑,各自走出、朝著不同方向離開。





评论(7)
热度(28)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