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組/OS]Special Organizations 03


特殊組織背景

名字捏造跟本人一點關係也沒有

然而這回只是接續





————————————————



當大野智醒來的時候覺得渾身痛的不行,痛感讓他以為自己被毒打過一頓。


他掙扎起身卻無法順利操縱自己的四肢,定睛一瞧才發現手腳都給上了鐐銬,甚至連嘴裡假牙藏著的道具都給摸了走。

這下麻煩了。

大野嘆氣決定暫時放棄掙扎,他眯起眼輪流側著頭改變視角打量四周。

這是一間充滿復古歐風設計的書房,從窗簾的材質到書桌的雕刻、鑲邊都能感受到主人的品味不凡。然而,他卻突兀的躺在一張手術台上,冰冷透明塑膠製品的存在讓人感到意外。

他突然想起在五年前也來過這個地方,只是那時少了些書、少了些裝飾,更沒有自己躺著這張檯子。

「⋯⋯N那傢伙。」
大野碎念著,索性閉起眼睛遲疑要不要鬆開關節逃脫,畢竟他還是很討厭疼的。

喀喀兩聲,大野順了順右手腕、下一秒也解開了左手的控制與雙腿的束縛,他伸展著準備踏上地板軟毯。無論如何也不想在這多待上一秒,畢竟N是很纏人的。

憑藉著記憶,他知道挪動哪本書會有暗門打開,輕敲哪個畫框會有暗器飛出。
但第六感告訴他,一切似乎跟以前不太一樣。

「勸你還是別亂動,這房間已經又改造了不少。」
熟悉的聲音不知從何傳來,反正他的一舉一動肯定被藏在哪的針孔攝影一網打盡。

「要找我何必讓SS出馬?」
他收回原本打算踩上地面的裸足坐回手術檯上,低下頭快速眨了兩下眼,幸好他們沒有發現MJ替他開發裝在左眼的新型隱形鏡片。

大野一邊分神聽著播音器傳來的聲音、同時用左眼掃描四周。

「難道你不想知道五年前發生的事情?」
N藏不住聲音中的笑意與驕傲,他甚至可以想像那雙眼瞇成線與歪著嘴角的壞笑。

他確定了逃脫的方向與記憶中相符,只差觸發的機關。

「不需要。」他的目光停在書架旁的矮櫃,擺著一個看似平凡的竹紋電子相框。
在這樣一個歐式古典的空間,格格不入的只有他坐的手術檯、與這個電子相框了。

憑藉左眼掃瞄而成的3D視圖,他精準避開地面的小機關,甚至是突如其來的紅外射線。

腳尖停留在距離最近的立足點,他仍須向前彎低腰伸長手臂才能勾到畫框。儘管不是機關內柔軟度最好的代表,這點距離對他來說仍是綽綽有餘。

在身體還彎不到日常鍛鍊的一半程度,他就已經搆著邊框。
不選擇整個拿起而是摸索邊框、然後試著扳動角度。相框往左時,從他背後噴出一只長箭、他又更壓低了腰的角度閃過後大膽的向上挪動,聽到齒輪磨合的聲音他便知道自己賭對了。

「答案我自會問SS。」

和記憶中相同的石磚長廊出現在眼前,他覺得頭隱隱作痛。

他認為是櫻井下藥的副作用症狀,搖了搖頭後頓時症狀減輕了許多。

迎面而來的長廊氣溫明顯比房間低了些,卻也不是無法忍受的溫度,他用左眼掃了四周確認沒有機關後向前走去。

「O,不要相信任何人。」
這是在他跨出第一步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下一秒彷彿自由落體般落下。

那個聲音不是N、更不是SS。
耳熟、卻一時記不起來。


评论
热度(14)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