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組/OS]社長大人的戀愛遊戲 01(R)

※山組(飯店社長O x 身分未知S),可能有竹馬

※開小車






---------------------



01.

「社長,明天要前往京都的新幹線票已經為您訂好了。」秘書知念停頓一秒,確認眼前的社長在餵魚之餘有把他的報告聽進耳內 ,「您確定不用我陪同嗎?」
「本社還有要你處理的事,我這次是順便休假不需要任何人陪同。」
「我知道了,那麼祝您休假愉快。」
而後又交代了幾句關於車次與時間,以及當地租車的資訊後,離開了社長家。


02.

京都,中午的新幹線抵達後,大野在車站從租車公司人員接過了車鑰匙。他並沒有告知秘書自己的需求,大野看了眼簡單低調的國產車,內心讚賞了兩分,這正是他想要的。
按下電動車窗,讓京都帶著古香氣味的空氣流通。設定了導航系統後便發動引擎,緩緩地上路。獨自一人前往預定的勘查飯店。
一改作風的,他沒有讓專業的司機或是接送人員負責交通,甚至是沒有讓預訂勘查飯店的任何一個人知道他的身分,就連入住的名字也是用秘書的名字代訂的。

大野智,低調的年輕社長,白手起家至35歲已經在東京與近郊成立兩間飯店且住客都有高評價。近年許多外國經商政要也會指定入住他的飯店,漸漸在國外打開知名度。
然而社長本人卻鮮少在媒體上出現,他認為自己的外貌跟他的飯店一點關係也沒有,住客也不會因為他長得好看或長得醜影響入住的決定。

但越得不到的,人們越有興趣。
對比媒體三番兩次的邀約,他應允的次數單手數得出來,而且都拒絕了一切的拍照要求,只有簡單的文字採訪。
即便如此,每逢大野社長的採訪刊登在雜誌上,當期的銷量總會比往常高上好幾成。
因為這樣的好成績雜誌社更是不厭其煩的發出邀請,畢竟數字就是一切。

最近的他覺得日子有點乏味,跟二宮和也的較量也就老樣子。國內的飯店評比他倆總是互不相讓,兩名社長也都是標準的黃金單身漢。

報章雜誌總寫他們多們不合、互相廝殺,簡直要把對方灌水泥扔到東京灣也不足為奇的程度,事實上根本沒這回事。

他們是高中以來的交情,雖然沒有同校,但偶然的機會在地鐵上認識後,就一直有聯絡。

誰也不知道他們私底下的交情好的可以互穿衣服、甚至是輕微潔癖的大野也會任由二宮在他身上掛著--當然那是高中時期的事了。
現在雖只有電話或訊息交流、或者很偶爾的約吃飯喝酒,但對鮮少與人私下聯繫的大野和室內派二宮來說,已經是摯友等級的來往了。

大野智開著車不知何時已關上車窗,讓輕鬆的音樂陪伴他駕駛。
在東京狹窄又悶熱的都市讓他憋的很,來京都走走散心順道看查預計收購的飯店,也是個不錯的調劑方式。
畢竟京都對他來說也是個懷念的地方。


03.

「可以擬訂收購案了,把工作交代下去。」大野坐在預計收購的飯店套房內,撥打電話給秘書。
快速交代完後他便掛了電話,大大伸了個懶腰。
手錶上顯示剛過晚上8點,方才已經在飯店內部到處晃過了,大野隨興的翻閱著擺在桌上的樓層表。和中法式的餐廳、另外還有個大宴會廳,25樓的酒吧與23樓的健身房游泳池,與好幾層的VIP專用樓層,對一間五星飯店來說的確十分恰當。

然而最近這間飯店傳出財務周轉的風聲,大野估摸著是時候向關西進軍了,便計畫了這次旅行兼訪查。
他也曾問過二宮是否有打算收購這裡,但對方表示沒興趣。這更加深了他勢在必得的決心。

他決定沖個澡後就到頂樓的酒吧去瞧瞧。


04.


「Dry Martini.」大野隨口向吧檯後的調酒師說。

整間酒吧不算太大,分成吧檯座位與面夜景座位,戶外露天座因為天氣有點轉涼沒有人前往,總的來說加上他大概只有三組客人。背景音樂放著和柔的鋼琴曲,夾雜著調酒師操弄器具的聲響、與客人細碎的交談聲。

大野接過酒杯緩步坐到偏角落的夜景位,手指不斷在杯緣滑動思索著,或許可以把一個區塊設為較隱密的包廂,以方便招待特殊客人。

「晚安。」
「Whisky Highball, 1:2蘇打水。」

大野不經意的回頭,瞧見一名年紀相仿的男子走進酒吧,深藍色的西裝外套、修長的腿包覆在相同顏色的長褲底下,穿著帶點玩味的淺色牛津鞋,外套口袋內的艷紅色手巾特別引人注目。


男子輕靠在吧檯邊,在等待的期間正巧瞄到大野投射過來的視線,嘴邊含笑。
視線接觸的當下,大野裝作沒事般地挪開視線,輕啜了一口馬丁尼。

那人接過調酒師的酒後,猶豫了一秒,便踏開步伐往同個方向走去。

大野以為他會坐在自己旁邊。

他隔了一個空位坐在一旁,左手輕輕握拳托著左頰,手指若有似無的撮弄髮尾。

大野比自己想像中更在意旁邊的男子。
那人從袖口露出的腕關節不知怎麼的特別誘人,隱隱約約還有聞到混著菸草的香氣,即使是沒有特別研究的他也覺得很好聞。
挺拔的鼻樑、翩翩的長睫毛,些微沾溼的噘唇……

再看下去他都要覺得自己要被掰彎了。

直到最後一滴酒水喝完前,他都是若有似無的瞄著隔壁的男子,連外頭的夜景長什麼樣子他都沒放在心上。

「我不介意你直接看我。」
男子轉向大野,比側面看來更加勾人的大眼直往大野身上打量,笑開的角度露出幾顆牙齒。

「抱歉冒犯了,只是看你似乎是一個人,有些好奇。」
或許是酒精的催化影響,他第一次覺得一個男人這麼好看。

「那麼,晚上還要繼續一個人過嗎?」
男子伸出手示意,大野猶豫了一秒回握,他感覺到手心與手心間夾著什麼。

男子笑了笑,走出酒吧。

是一張寫著Room.2125的房卡。



05.

進房 Room 2125


06.


「看來你是不記得我了,智君。」



07.


當大野醒來時才清晨剛破曉,然而應該同房的那人已經消失。他穿上被扔了一地的衣物,只簡單的穿上了長褲與襯衫,三件式的外套與背心則隨手拎著,離開了凌亂的房間回到3104號房。

淋浴的同時他還想著昨晚的一切是否只是做夢,看見肩膀上零碎的齒痕時又打消了這念頭。


他打電話給了前台,果然還是問不出住在2125房的住客是誰。

在房間用過早餐後,大野便退了房。


08.


一週過去,身體上留下的風流痕跡已經褪去,只剩下那一抹眼神與呻吟還在腦海中載浮載沉。

「社長,除了我們之外似乎還有他社意圖收購那間飯店。」
秘書知念整理了張清單遞到大野面前。

「哦?這幾間小企業都不值得一提⋯⋯sunshine健身俱樂部?這什麼來頭?」
「近年從美國紅回本國的健身俱樂部,因為也有包含SPA美容的項目、據說最近試圖將事業版圖結合旅宿業。」
「原來如此。」
大野在心中默默記下這名字,卻也沒放太多心思。

「投標日在下週一,您意下如何。」
「我會親自前往,訂好車票。」
「好的。」

無論什麼飯店、餐廳、甚至是健身俱樂部,他一定會把中意的東西得到手,沒有也不允許失敗。



-----------------------


嘗試了跟往常不一樣的寫法!


评论(2)
热度(47)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