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團藍擔。山,可逆不拆。
腰腿悲鳴是常態。
wb:格子_智智釣大魚

[山組]変わったのは誰?

P/O/N!春の/嵐WE/EK

(「メンバーで1番/出会った時/と変わったのは誰?」)的衍伸後續

建議先看視頻字幕指路:b站9751768

※避搜索加槓






----------------------------




「Leader真的還是有點抗拒交換飲料喝嗎?」

收錄後松本問,說實話他是有點打擊的,畢竟大家都相處好一段時間跟兄弟沒兩樣的,沒想到他還是有點防備心。


「…基本上根本沒這個必要吧!想喝的話自己去買不就好了。」

大野雙手抱胸,動作上看來的確還是有點抵抗。


「偶爾只是想試喝看味道啊!」相葉喊著,「只是好奇而已嘛~」


「還有大叔你最後問那個接吻什麼意思啊、在節目上講出來我們都不知道怎麼接了。」

「欸?不行嗎?」

「嘛嘛、尼桑只是把腦中想到的講出來而已啦。」

「翔桑你太寵大叔了啊!」

「吶吶吶、這麼說來,好久以前的演唱會前,翔醬要跟Leader借唇膏的事情你們記得嗎?」

相葉興奮地手舞足蹈,一邊發出不明的呵呵呵笑聲。


「就是那個在演唱會中間MC時間提到、嘴還嘟起來的那個吧。」松本指著大野,「Leader也真夠奇怪的,間接接吻不行,可是借唇膏就可以嗎。」


「唇膏而已…有什麼不行嗎?我就剛好那時候沒帶著嘛,如果要嘴上的我可以借給翔君啊。」

「不對、Leader根本就是偏心吧--」

「唇膏跟喝進去的東西不一樣啦。」大野噘起嘴解釋著。


一旁櫻井插著腰無聲笑著,一臉我就笑笑別扯到我身上。

「吶吶、那時候的翔醬無論如何都不親下去,現在的話呢~」相葉假裝採訪遊戲,手握成拳狀彷彿拿著一只麥克風遞到櫻井嘴前。

「嘛……會怎麼樣呢~」

櫻井笑著假裝思索,只想趕快結束這個話題。


「翔君的嘴好像有點乾,我可以借你喔。」說著大野就嘟起嘴來,折射著休息室燈光的嘴唇近在眼前。

「智君別鬧了哈哈哈、我自己有唇膏啦。」

「翔醬不好玩啦~」相葉大嘆一口氣,像是玩膩玩具似的轉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連帶的風組另外兩人也都專注到自己的事上,剛剛的話題像是沒發生過似,休息室的氣氛頓時降了下來。


「那…我去買個東西。」大野放鬆噘起的嘴,操著黏糊糊的嗓音走出休息室。


櫻井覺得氣氛突然變得詭異,左看右看意外地對上二宮的視線。

二宮瞇起眼,用下巴指了門口方向、唇語不知道在說什麼。




追 上 去 啊 。



好像察覺了什麼的櫻井,隨意地在身上摸了摸。

「啊……我去買個飲料!」

說著就跑出了休息室。


一推門就看見了倚在門旁的大野。

「現在可以借你喔。」說著又噘起了嘴,小惡魔般的表情望著櫻井。

「真拿你沒辦法,」一臉寵溺的笑容,伸手一把拉過大野,「我就不客氣了。」



-------------

如果這幾天P/O/N!還有適合的梗出來會再寫的

好久沒看到新鮮的五子了

评论(2)
热度(63)

© 格子裏的亦軒 | Powered by LOFTER